18luck新利体育官网|首页

整治医美广告必须破除“颜值至上”

  近日,市场监管总局发布《医疗美容广告执法指南(征求意见稿)》,明确指出依法整治各类医疗美容广告乱象,其中排在首位的就是制造容貌焦虑:将容貌不佳与“低能”“懒惰”“贫穷”等负面评价因素做不当关联,或者将容貌出众与“高素质”“勤奋”“成功”等积极评价因素做不当关联。

 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追求美好容颜也是人之常情。但是,必须看到,容貌焦虑并不是一种自然生发的审美文化,而是充满着利益驱动的畸形审美。某些医美机构一方面拼命宣扬 “看脸的时代”“颜值即正义”,通过包装伪造 “真实案例”鼓吹整容之后能嫁娶更好、就业更好。另一方面,对容貌欠佳的人进行丑化和矮化,传播“管理不好身材的人何以管理人生”,如此言论加剧了普通人的焦虑感和紧迫感。容貌焦虑的虚火越烧越旺,没有需求就培育需求,小需求发酵成大需求,医美机构的套路让不少人深陷其中。

  平心而论,医美行业助人变美,并无原罪,要不要整形也纯属个人选择,是社会更加宽容的表现。但问题是,相关广告具有极大的欺骗性、煽动性,极力夸大整容效果却绝口不提风险与代价,甚至在利益驱使下,制造出愈发畸形的审美偏好,开发了一些令人瞠目的项目:腿不够长,来个“断腿增高”;嫌小腿粗,试试“肌肉阻断术”,以致发生因整容致残甚至丧命的悲剧,怎能不让人心惊!近日媒体调查发现,有些机构不顾医疗原则,一边在社交平台用 “做不了学霸做校花”“整容要趁早”等话术向青少年传播容貌焦虑,一边用 “1元医美”等营销擦边球引人“入坑”,以致医美在未成年人群中愈演愈烈,令人堪忧。

  如果说容貌焦虑具有社会传染性,那么各类医美广告及其载体是传播渠道,其传染性已遍及社会多个领域。随处可见的广告牌、无处不在的大小屏幕,强化着人们对于颜值的盲目追求;“巴掌脸”“A4腰”“筷子腿”等苛刻标准,屡屡成为社交媒体的热门话题。在越来越苛刻的审美标准下,许多人被一道无形的绳索捆绑,原生的样貌成了原罪,爱美成了疯狂的追求,千姿百态之美窄化为千篇一律的“网红脸”,何其荒谬!倘若任由这种扭曲的价值观传染蔓延,绝大多数普通人何以立身,又谈何幸福!

  此次严管医美广告,可以说是源头治理。控制传染源,对医美机构强化执法监管,明确医疗美容属于医疗行为,必须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才能发布广告。管控传播渠道,医美广告要通过有关部门审核,对自媒体软文以及所谓“推荐官”“体验官”等强化管控。政策切中要害,有望切断某些医美机构的引流渠道,倒逼行业规范发展。但也要看到,容貌焦虑传播之广、渗透之深,并非严管广告就可以“斩草除根”,如果“颜值至上”观念不改变,一些“黑医美”仍可能违法牟利。矫正被扭曲的价值观,涵养健康多元的审美观尤为重要。

  有句话说得好,好看的面孔千篇一律,有趣的灵魂千里挑一。颜值是社会竞争力的一维,但在社会各个层面的筛选下,空有颜值难以行稳致远。明星或许可以靠高颜值成就自己,但普通人应该明白,如果把人生的希望寄托在单一指标上,孤注一掷追求变美,结果很可能掉入医美的无底洞进而心态失衡。尤其是身心发育未成熟的青少年,耗掉宝贵的青春与自己的脸做“斗争”,错失成长空间,实在得不偿失。真正的美是丰富且独特的,追求个性、树立自信、锻造自我,恰恰要拒绝标准化的“千篇一律”,只有找准风格、内外兼修、理智坚定,才能成就那个“千里挑一”的自我。

整治医美广告必须破除“颜值至上”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!:主页 > 新利体育 >